春梅狐狸:名字这件事,可以很重要——从华服日说起2019-08-15 13:32

——

大约是借了共青团中央的网络自媒体公信力,也可能是有了bilibili这个二次元大聚落的号召力,第一届“中国华服日”虽然预告得晚,却也算在很多人心里留下了一个印象。但是在网络上,争议得更多的却是“华服”这个名字。共青团中央的网络自媒体号用短短一句“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又云:冕服华章曰华,大国曰夏”,权当解释了这个名字的出处。如此意义不明的话,显然无法令许多跃跃欲试的参与者满意,尤其这其中很多是汉服爱好者们,他们对此投注的热情也最为满溢。甚至于,主办方某手工艺APP特地聘请了一位早些年在汉服爱好者群体里颇有些知名度的网红来操盘此事,而从那长长一串未经公开招募却已然确定的参加品牌来看,主要的参与方也是汉服爱好者。“汉服”这个名字的意味就显然清晰许多,除了容易被人误解为汉朝的汉,几乎就等于是汉族的汉。那么“华服”呢?在知乎的相关回答里,就有人提出“华”作“中华民族”解释,继而认为这是“汉族虚无主义”,还有未参与“华服日”的汉服商家表态,“我是汉人!我不会做华服!”看得一众路人疑惑不已。稍有近代服饰知识的就会知道,旗袍诞生于上世纪20年代,当时中华民国已经十岁有余了,这便意味了,清朝也被推翻许久了。但是旗袍偏偏不慎在于它叫“旗”,十分容易让人联想到旗人之袍。鲁迅先生有一段颇为著名的论断,讲中国人的想象力可以一路从“短袖子”想到“私生子”,不少人对于“旗袍”的联想也不遑多让。他们可以从“旗袍”想到“八旗”与“清朝”,然后就想到了“剃发易服”、“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然后用满怀悲情的句子告诉你,穿旗袍便是对汉人祖先的亵渎。不过香港人却没有这个烦恼,他们管旗袍叫“长衫”,与男性的长衫同名。尽管是一样的服装,一样的穿着,改了一个名字,就让人好接受多了!瞧,这个名字,在很多人眼里显然是重要的,但是依然叫“旗袍”的台湾人也想绕开这个似有原罪的“旗”字。于是,在1974 年元旦台北市“中国祺袍研究会”举行成立大会之时,王宇清教授主张改“旗袍”为“祺袍”。提议当场获得大会通过,并成决议案,确立“祺袍”为当代旗袍的官方称谓。但是上个世纪的70年代是什么样的环境呢?受服装工业化的冲击,旗袍全民穿着的时代已经过去,这时的旗袍只是作为一些礼仪性服饰的作用。所以,尽管大会那样举办了,决议如此确立了,执行者却寥寥。在台湾,同音至少有三个词可以称呼旗袍,分别是“旗袍”、“祺袍”和“褀袍”。每每服装界跳出来表示,我们已经要求改名了,叫“旗袍”是不对了,紧接着,文学界就会站出来表示,请使用规范字,请不要自己造字造词。旗袍名字的尴尬与改名失败,其实早就写下了。1926年就有人提出,叫旗袍太不合适,我们不如叫“中华袍”吧!1926年的旗袍是什么样的呢,估计很多人都没见过,它袖子短而宽大,呈喇叭式开口,袍子本身也呈现A字型结构,显得宽大,完全不是我们熟悉的模样,因为它是旗袍诞生时还未定型的样子。当时旗袍还没到全民流行的架势,名媛闺秀穿袄裙洋装者也不在少数。所谓当局者迷,当时的人可能根本就没想到,这种初初诞生的款式后来会影响中国女性近百年。可就是这样一个全民基础不牢的时期,改叫“中华袍”都没有成功,后来旗袍势不可挡地成为中国女性的代表性服装,想要再改名,谈何容易!略显滑稽的是,无论是旗袍要改名,还是华服有争议,大家都只是想改名字而已,没有想改服饰本身。这对于许多务实的人来说,简直堪称浪费时间的闹剧,不管改名叫什么,东西不还是原来那个东西么?就拿华服日作为名字依据的那句“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又云:冕服华章曰华,大国曰夏”来说吧,很多人表示出处为《左传》和《尚书》,其实都不在正文里,而是孔颖达的注疏。这么一说明,底气就顿时弱了几分,所以也没人往海报上注明。可是这好歹也算是“华”与“服”产生关联的一个出处啊,汉服便缺乏了这样可以攀到古人关系的依据。

美高梅官网 Power by DeDe58 百度